“醉娇胜不得,风袅牡丹花” 优雅佳谜演绎凄美爱情故事

2021-12-02 10:11:09 来源: 石狮日报

0浏览 评论0

《燕子楼三首》是唐代张仲素和白居易唱和的两组诗,各三首,白居易为之作序。说起这组诗,还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。

唐代名伎关盼盼才貌双绝,能歌善舞。张愔,元和年间镇守徐州,惊才风逸,纳关为妾,为之修燕子楼,老夫少妻,一唱一和。一日,白居易作客张府,关吟唱白居易《长恨歌》,舞袖《霓虹羽衣曲》,歌喉舞姿炉火纯青。白居易即兴写诗赞道:“醉娇胜不得,风袅牡丹花。”张愔病逝后,关盼盼移居燕子楼为张守节。张仲素曾作《燕子楼三首》,诗中描绘关盼盼凄清孤苦、万念俱灰的心情。张仲素与白居易聊起关独守燕子楼空房之事,无不唏嘘。白居易提笔写下三首短诗相和,其一:“钿晕罗衫色似烟,几回欲著即潸然。自从不舞霓裳曲,叠在空箱十一年。”却不料这组诗斩断关对尘世眷念之情,抑郁而死,后世有人指责白居易诗句断送绝代佳人之命,其实不然。

一千多年前的大诗人如此怜香惜玉,一千多年后的谜人却也多情,竟将“叠在空箱”上千年的燕子楼关盼盼翻了出来,用优雅的佳谜演绎凄美的爱情故事。谜面取自白居易原句,抓住前句“自从不舞霓裳曲”的意境,破题就不难,便知道关盼盼已有十一年之“歌声飘散,舞袖香销”——“舞艺疏矣”!

谜坛素有“无格胜有格”之说,谜人非不得已不用谜格,谜家张起南说:“谜之用格,终嫌做作;纵积灵巧,究失天然。”用格者难免有削足适履之虞,斧凿痕迹之嫌。然而,也有不少谜人认为,谜格是通过汉字的音、形、义特点创制出来的,对谜底的结构进行新的组合、排列、调整,使一些本来不能成立的题材成为谜材,所谓“格助谜活,格为谜用”。适当用格,能“救活”不少好谜材,如“卷帘格”和“梨花格”,前者谜底倒读,锻造“逆向思维”能力,后者谜底谐读,培养“诙谐趣味”意识。“武亦姝”是《中国诗词大会》(第二季)冠军,谜人为之配上不少谜面,大都为会意法,要创作更好的谜面,几无可能。谜作者另辟蹊径,笔走偏锋,应用“梨花格”,即谜底全部谐音扣合,将谜底“武亦姝”谐读“舞艺疏”,回应了谜面,诙谐趣味。一段千年凄美的爱情故事,两个唐代骚坛唱和的文人,三首吟怀绝代佳人的诗句,因为灯谜,有了不一样的答案!谜底:武亦姝

(谜作者/评析者:薛道达/纪培明)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147欧美性_黄色片二级片_大胆色欲网站_3g黄色大片_欧美人与禽